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平凉  >  庄浪县

庄浪阳山屲变迁史

 2018/06/11/ 15:53 来源:平凉日报

  庄浪阳山屲变迁史

  □陈骥

  我的老家在庄浪梯田第一村——大庄村六社,这里是有名的阳山屲,因山路崎岖,至今流传着“抬着手扶拖拉机上了屲”的趣闻。

  故乡地处靠阳的咸碱滩上,雨水适宜的年份,亩产还和背阴的社相差不大。遭遇干旱年份,亩产仅有一百公斤左右。所以,四十年前的故乡,寒碜得令人心酸,每到青黄不接时,依赖吃回销粮度年馑。全社没有一辆自行车,一台机器,村部惟一一台手扶拖拉机,由支书的儿媳开,七个社轮流使用。每当轮到我社时,在那台硕大的石磨前,社员们“抓阄”后才能依次磨面。

  石磨磨面的一幕,还记忆犹新。磨盘上料倒多了,就会滚落下来。一旦料少了,石头对石头,“咔嚓”一声,石磨口里火星四溅,令人惊心动魄。稍不留神,倘若那绑在四根柱子上的粗麻绳,一旦被“得瑟”起来的石磨扯断,偌大的石磨盘甩下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在没有手扶拖拉机来磨面的日子里,我们只好端着一碗包谷粒“占磨堂”,怀抱着磨棍在磨道里转圈圈,转出一家人的饭食。

  最艰辛的是每年“虎口夺粮”之际,不会割麦的小娃娃们,在玄黄鸟声声催促下,跟在挥镰收割的父母后面,用麻绳捆住麦捆子往山下背。蜿蜒曲折的山路,又陡又窄,陡的可达七十多度,窄的仅容下一人背着麦捆侧身而过。一年麦捆背到场,我们的双肩被麻绳勒得又肿又红,脚上的血泡破裂了又起一层。

  有一年麦收季节,我的肩胛被磨损得肿胀疼痛,不敢挨麻绳,母亲就将她跪着割麦子的护膝衬垫护在我肩胛骨处,硬是咬着牙把一捆捆麦子背到了麦场上。我知道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,暑假参加劳动,不好好表现一下,就会和许许多多同龄的孩子一样,失去上学的机会,很可能终生要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。

  记得那时,全社仅有两名高中毕业生,社员写信读信都要请求他们代写代读。全社吃“公家饭”的仅三人,一个是售货员,一个是合同工人,一个是乡上做饭的厨师。

  一年正月,合同工人和厨师走在一起,对手表膜拜的社员问他俩几点时,两个人的表相差竟半个钟头,厨师一句:“十表九不同,同了没戴头”,一时传为笑谈。

 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今天,阳山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自动上料磨面机代替了昔日的大石磨。全社不足五十户人,大专、本科生有二十一名,家家户户拥有摩托车,光小汽车就有四十一辆,大型翻斗车三辆,农用三轮车四十二辆,跑县城的公交车一辆。在外地有稳定工作的三十五人,城里购买楼房二十一户。

  这几年,得益于精准扶贫政策实施,昔日又陡又窄的田间小路都加宽了,农用车可直达田间地头,村民彻底告别了肩挑背扛的艰辛生活,大大缩短了“虎口夺粮”的持续战,不到三四天就能“颗粒归仓”。

  去年,通往外界的土路硬化了,它酷似一条弦,绷在弯弓似的村头村尾,日夜弹奏着致富的乐章。村民们再也不愁晴天尘土弥漫,雨天泥泞不堪,出工不是摩托就是小车,也和城里人一样穿得光艳时髦。农闲后,男人下棋,女人唱歌跳舞,文化娱乐生活丰富。七十多岁的老人都会使用手机,既接打电话又听秦腔。

  户户新修、翻修的房子美观实用,屋子装修越来越高大上,席梦思床、真皮沙发、家庭影院,一点也不亚于城里人。有些农家还搞起了小型温棚,一年四季新鲜蔬菜不缺。

  开车进入阳山屲,沿途全是茂密的苹果林。春天,洁白的花朵装点着田野,分外妖娆。夏天,套袋苹果低垂着谦逊的头颅。秋天,一个个羞红的大苹果芳香扑鼻,吸引着外地客商争相前来订购。冬天,五颜六色的塑料套袋,将果树打扮成丰满的“少妇”,安详等待来年“孕产”。

  阳山屲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,但它发生的变化,正是庄浪、平凉40年变迁史的浓缩。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