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平凉  >  崇信县

印象陇原 古树奇木看崇信

 2018/06/21/ 09:22 来源:甘肃日报

  印象陇原

  古树奇木看崇信

  关河华夏古槐王 甘肃日报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石军

  菩提树 甘肃日报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石军

  赵湾村古槐

  庙台古槐 甘肃日报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石军

  三异柏 甘肃日报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李佳红

  古龙柏 甘肃日报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石军

  

  惠程华

  五月崇信,阳光正好,一场夏雨,绿了汭水,槐树“落雪”。

  初夏,生命重新开始,崇信的4棵古树、奇木刚刚张开绿色怀抱,我便揣着诗意,远方,来了。

  崇信,甘肃陇东小县,人口10万,但崇信历史悠久,是先周、先秦发祥地之一,周人的先祖公刘曾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最早的农耕文化。作为远古以来关陇文化的交汇处,秦始皇曾驻跸崇信的赤城,唐代名将陇右节度使、武康郡王李元谅在这里筑崇信城,抗击吐蕃,“崇信”之名才始见于史册。

  崇信正式建县于北宋建隆四年(公元963年),距今已有1054年的历史。从宋、元、明、清到“一带一路”,历史文化的碰撞,崇信,便有了无数的传说与神秘,遗存了无数的历史文化符号。境内除了有“公刘故里”、仰韶、齐家文化遗址及大量的唐文化遗址外,神秘的4棵古树、奇木,如今成了人们探索发现的旅游景点和历史文化符号。

  崇信,以尊崇信任而得名。千百年来,在崇信这个礼仪之邦的黄土地上,无论历史风云如何变幻,生长在崇信的“华夏古槐王”,佛教圣树菩提树、一枝三叶三异柏、破壁攀岩古龙柏等四棵神奇古树,依旧用自己的诚信、礼仪的态度诠释着对生命不一样的认知,折射着崇信历史文化的沉淀与碰撞。千百年过去了,古树、奇木一直静静地屹立在大山深处,吸引四面八方的游客跋山涉水,前来膜拜神奇的古树。

  “华夏古槐王”

  一场夏雨、一场雨露、一缕阳光,碧空如洗,山野如画。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前行,来到生长在崇信县锦屏镇关河村打麦场上,距今有3200多年历史的古槐映入眼帘。五月的华夏古槐王,依旧壮如少年,气势如虹,挺拔高大,根深叶茂,虬枝如龙,冠盖似云,撼人心灵。五月古槐,槐香溢十里。抬眼望,古槐上如落“白雪”,满树清白,繁盛槐花从深浓绿叶间探出,清风摇曳,抖落碎阳,清芬香气,四溢八方,令游人心旷神怡。一场夏风,把槐花抖碎,便如白玉般落坠在地,素净的玉,犹如千古旧梦,正从树荫下醒来。

  古槐之雄伟,游人便好奇,随成年八人去合抱,还不能抱拢。但当地人称古槐为“八卦槐”。据有关部门勘查考证,这棵树主杆周长10.18米,树冠东西宽34.2米,南北长37.72米,占地面积2.1亩,更为奇特的是树上寄生着杨、花椒、五倍子树和小麦、玉米等9种植物。被誉为“华夏古槐王”,载入《甘肃古树奇观》一书。

  古槐之雄伟,雄之其年轮久远,却不失其高大伟岸之身躯的挺拔。古槐之神秘,神其之历经3200多年风霜,仍不失其英姿勃发的俊美风采。观仰古槐雄伟神奇的姿态后,再仔细观察古树生长环境,只见古树周围地形似灵龟,古槐居背,惟妙惟肖。古槐周围群山怀抱,石崖壁立,峰高入云,草木葱茏,溪水叮咚,鸟语花香,身临其境,仿佛置身世外桃源。游人怀着虔诚的心情,在古槐树荫下久久不愿离去。

  古槐不仅神奇而且神秘,在当地,流传着许许多多趣闻和传说。相传唐初李世民西征时,在圻墌城打败了西秦霸王薛举,薛举率残兵败将沿泾河、汭河逃窜,溃退到崇信峡口一带,据险死守。李世民在今崇信境内的“打鼓台”设立中军帐,以“绕旗山”为前沿指挥阵地,派大将徐茂公从正面攻击,派名将程咬金从唐帽山后包抄,派尉迟敬德在孙家峡从侧面进攻。鏖战前,敬德曾在此树上拴过马,在树前的坪地上操练过士兵。此次大战,以唐军大获全胜而告终,扫清了唐王李世民西征的障碍。相传就是这颗神树在冥冥之中相助的结果。

  还有传说,曾有人爬树砍枝,斧起刀落,树枝断裂处,红色汁液犹如鲜血般流出,砍树人惊吓之中,跌落树下,摔成重伤。此后,再无人敢动古槐一枝一叶,古槐就这样一代一代受到人们尊崇和保护。

  2015年,崇信县大槐树保护性建设项目启动,修建了以古槐王为中心的闭合式仿树藤围栏,新建了管护房,水冲式厕所,新种植了草坪4800平方米,及新修了仿生态树桩凳、生态垃圾桶、仿树桩盆景,安装了太阳能路灯等基础配套设施。同时,实施了古槐王连接主干道道路修建工程及启动华夏古槐王保护区、游客接待服务区、休闲度假养生区、生态观光体验区四个功能区开发建设。如今,这些工程已经全部建成并完善,游人去拜古槐不再跋山涉水,一条盘山大道可以让游客直接驾车到山顶。

  古槐,是崇信人心目中的树神,关河古槐只是树神的一个代表作。在铜城工业集中区赵湾村,有一棵与关河同龄的古槐,树高18米,胸径5.9米。这棵古槐虽不及关河古槐名气大,但它依然如一俊朗少年,枝繁叶茂,夏风吹来,绿叶飒飒作响。与之相邻的庙台村“总督城隍庙”内的3200年古槐,却是历经沧桑,古槐根部被雷电劈去一半,“五脏六腑”全部裸露在外。但古槐千年不死,百年不倒,年年岁岁,叶绿槐香,旺盛的生命力支撑古槐,忠心耿耿地守护在唐代名将徐茂公衣冠墓前。

  据史载,崇信县铜城西有峡门,为夏禹治水疏凿故迹。后为西戎咽喉要地。贞元四年,陇右节度使李元谅置崇信军,筑城屯兵,名曰崇信城,以抵御吐蕃。庆历四年(公元1044年)陕西都转运使张奎,采仪州三角城黄铜矿,置博济监于屯城,熔铸铜钱,更名“铜城”。元初划归崇信县。明初为铜城里。

  庙台村隶属铜城,村内有天下总督城隍庙,古称“峡口庙”。相传铁板道人用计让徐茂公箭射蛤蟆谭中的蛤蟆(徐茂公星宿),致使徐茂公受伤落马于庙台村阵亡,朝廷为纪念其功德,按其遗嘱,在庙台古槐前敕建徐茂公衣冠墓。当地人为徐茂公建造“总督天下十三省城隍庙”,庙宇内后人还修建了三宵殿、风伯殿、都督殿、财神殿、龙王殿、太白殿。天下总督城隍被庙崇信县政府确立为县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。

  崇信县有近百棵古树,其中古槐就有56棵,它们大都生长在农家院落门前,人们把槐树当做风脉宝树一样爱戴和敬重。

  崇信县锦屏镇东街村东沟桥头的古槐,粗壮的身躯三四个成年人难以相抱,树的主干直径约1.2米,围长4.2米,高4.5米。龟裂的树干苍劲虬曲,周身长满瘿瘤,仔细辨认,这些瘿瘤呈猴头狗脸石狮等栩栩如生的动物头像。历经千年风雨劫难,这棵古槐树杈以上的大枝早年被砍截,身躯上半部分已经被风雨蚀空,残枝颈项部仍枝叶茂密,顶如皇冠,仿佛一只巨大的鸪鸪鸟守候在村头。

  锦屏镇关河村赵岭社山庄窑洞前的一棵古槐,树龄约1800年,树高20米,胸围2.2米。这棵树形状弯弯曲曲,疙里疙瘩,盘根错节,更为奇特的是,树根上凸显出腾空飞旋的盘龙、袒胸露肚的弥勒佛、弯腰躬背的老寿星、捉鬼降妖的钟馗等栩栩如生的形象。

  菩提树

  生长在崇信县黄花乡黄花塬村的菩提树,是渭河以北最大的一棵菩提树,树的年轮与佛教传入我国的时间一样久远,已经有1400多年的历史。菩提树也叫娑罗树,五月开花,六月结果,花瓣鲜艳,果实坚硬,叶柄脱落部位形似猴头,活灵活现。传说,这是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的孙悟空真身所显,所以当地群众把这棵树当神树敬奉。不幸的是,这棵菩提古树在2008年春天再也没有吐绿发芽,整个树干枝丫枯竭而死。然而,令人惊奇的是,在距枯树五六米处,一株菩提幼苗悄然冒出地面,茁壮成长起来。如今,这棵幼苗已枝繁叶茂、形如大伞,庇护着周围的小草嫩苗。午后,菩提树旁几名村童在追逐嬉闹,如画一般的美景定格在了这个夏天。菩提树的童年在夏天又醒来。

  徘徊在蝉鸣蝶飞的菩提树下,记忆历史的闸门又一次打开。1985年秋季,一场特大暴雨冲刷了崇信,在距娑罗树东北方向200米处,洪水冲开了一个洞口,文物部门清理后,发现了北魏早期石造像,佛像雕刻细腻,栩栩如生,印证了菩提树栽植的时间恰好是佛教传入此地的时间,也见证了崇信曾为古丝绸之路途经之地的辉煌。

  三异柏

  生长在崇信县锦屏镇朱家寨子的三异柏,又名三义柏。树龄距今有700年左右。树高12米,胸径1.1米,树身庞大,树姿秀丽,树冠呈扁圆形,枝柯繁茂,伸展弯曲,如游龙腾蛟,蔚为壮观。

  三异柏之奇,就奇在每个树杈上都生长着三种不同形状的叶片,分别为棉柏、侧柏和刺柏。这种奇异的现象在自然界实属罕见。在当地有一个美好的传说,三国时期刘备、关羽、张飞“桃园三结义”志同道合,化成柏树融为一体,永不分离。一枝三叶,代表了刘、关、张三人不同的个性和品德。棉柏代表刘备的善良慈祥,侧柏象征关羽的忠心赤诚,刺柏显示张飞的耿直刚勇。三异柏奇特罕见,夏天,它蔽日遮天,默默不语,不张不扬,却吸引着游客风尘仆仆前来叩拜“桃园三结义”中化作神树的英雄。

  破壁攀岩古龙柏

  去崇信,必游龙泉寺;游龙泉寺,必上晴雨楼听雨,朗朗晴日,品茗听雨,便是人间最美的声音。隔窗棂望去,贯珠泉清水汩汩,碧流淙淙,古树名木摇红叠翠,贯珠泉上攀岩古龙柏赫然映入眼帘。据史载,龙泉寺建于元代,山上腹部水溢岩石,形成自然泉群10多处,素有“龙泉美景胜江南”之美誉。攀岩古龙柏已有1000多年历史,岩石上古龙柏树犹如一条凌空腾飞的龙,有爪有须有角,栩栩如生。崇信县龙泉寺也因有古柏龙盘凌空崖上而得其名。这棵柏树虽然枝细叶茂,但酷似龙形,四爪若动,双须欲伸,静含动势,若盘若腾。古柏虽巧小,长不盈丈,粗不及腕,却生根焕叶,千年不改,千年不走心,犹如定山神树,守护崇信古城,是崇信人们尊崇信任的化身。

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有龙则灵。龙泉寺建于元代,山上腹部水溢岩石,形成自然泉群10多处。雨过天晴,山腰间一突兀而出的巨龙口喷泉水,一道彩虹在水幕中时隐时现,堪称奇观。游人赞叹不已,称其有“龙泉美景胜江南”之美誉。

  下得山来,龙泉广场总体布局由“龙”之神韵、“水”之乐章、“绿”之旋律组成,建有龙湖、龙泽湖、龙门、龙柱、音乐喷泉、龙凤双亭等景观20多处,景区亭台、水榭、龙柱、湖水交相辉映,相得益彰。

  与之相邻的“汭龙堡”农耕文化生态苑,重现崇信人民尊崇信任的古朴民风。苑内亭台楼榭,小桥流水,古树参天,一条崇信老街,写满唐风宋韵。走进老街,旗帘飘卷,商铺林立,酒肆飘香,宽铺窄巷,摩肩接踵,仿佛打开了一幅美轮美奂的民俗文化长卷,让游人们在探索古树奇木的神秘之后,来“汭龙堡”的崇信老街,亲身相遇一段刻骨铭心的乡愁情韵。

  崇信县也着力培育品茗休闲避暑游,古树名木游,乡村记忆民俗游、激情岁月红色游等特色旅游精品线路,打造“神奇山水树·美丽汭河湾”的崇信旅游发展新格局。

  千年神物独存种,百代灵根自葆胎。具有雅趣奇观的崇信古树名木,是大自然馈赠人类的宝贵财富,是人类社会培育呵护留传至今的文物档案珍品,那遒劲的树干,苍褶的树皮,茂盛的枝叶,见证了大自然的历史变迁,传承了人类发展的历史文化,孕育了自然绝美的生态奇观,承载着人们的乡愁情韵。

  崇信不仅有古树奇木,而且还有那情意绵绵、极为好听的崇信民歌,随着五月的槐香,飘来崇信民歌:正月二月就连三月,这月月都有花儿开。桃花开来杏花裂,槐花开开一片雪。

  这么好听的民歌,这么神秘奇异的古树名木,你不想去崇信听,去崇信看?才怪呢!

相关新闻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