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平凉  >  平凉市

【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】平凉城乡40年光明之路

 2018/09/25/ 15:00 来源:平凉日报

  从煤油灯到电灯 平凉城乡40年光明之路

  □本报记者 李芳芳

  自从人类学会了钻木取火,漆黑的夜晚就有了微弱的光明。透着微弱的光明,人类才敢于在暮色中迈开双腿,走向深远,创造文明。

  追溯平凉电力历史长河的源头,早在1925年,陇东镇守史张兆钾在官邸用小型发电机发电照明,这一丝非常纤弱的电光从此开启了平凉有电的开端。

  然而,此后的一个世纪以来,大部分平凉群众仍然生活在暗夜之中。为了告别黑暗,让夜晚变得更加舒适、美好和安全,平凉人经历了从火、油到电的照明发展历程。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,伴随着平凉电力工业从小变大、由弱变强的发展过程,平凉城乡群众也一步步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光明生活。本期《平凉周刊》特稿,将带您一起重温平凉城乡群众的漫漫光明之路。

  七八十年代用煤油灯 四个鸡蛋换半斤煤油

  1957年12月,平凉安口煤矿建成了一台240千瓦的蒸汽发电机组。1958年正式投产后,向平凉地区即现在的崆峒区中心城区进行直供。只要这台发电机组正常运转,平凉城就有灯光。

  然而,那个年代的大部分群众却没有这份幸运,依然靠着煤油灯发出的如豆微光照明。

  为了开展生产,一些县便自行想办法发电。今年76岁的李福全,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在庄浪县人民银行工作。据老人回忆,那时为了方便各项工作的开展,县里买了一台发电机交由县仪表厂向各单位供电。

  银行工作免不了晚上要加班,有了电灯,办公室里亮了许多,在15瓦的灯泡下写材料、算账、审计,比在蜡烛和煤油灯下看得清楚,工作效率也自然提高了不少。

  尽管当时电压低,而且三天两头断电。可电灯的光芒,已让还在用煤油灯的老百姓羡慕不已。

  “那会儿家家户户都在用煤油灯,母亲干家务、缝缝补补,我们兄妹三人写作业、看书全是在煤油灯下完成的。”李福全老人的儿子李建民至今都忘不了,每到晚上母亲点亮灯后,灯捻滋滋地吸着煤油,昏黄的火苗上下跳跃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各自忙活又不乏温馨的场面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,几乎家家户户都至少有一盏煤油灯,如今四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,也有好多是在煤油灯下度过自己的童年和青少年岁月的。

  煤油灯的制作方法十分简单。先找一个不用的墨水瓶,在瓶里倒入煤油,瓶盖中间打个小洞后,穿上一根用薄铁皮卷成的空心铁管,再在空心铁管里穿上棉线做成的捻子,一个简单实用的照明工具便做成了。

  那个时候,煤油很贵,而且实行限购政策,老百姓在供销社拿四个鸡蛋才能换回半斤煤油。为此,不少群众会自己想办法熬油。

  刘桂梅是泾川人,年轻时的她算得上一个熬油能手。

  说起曾经熬油的步骤,老人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把胡麻、蓖麻、菜籽从地里收回来以后,先放进锅里炒上一阵,这样可以增加出油率,再放到石磨上推细,然后放进倒了水的锅里慢慢熬,熬的时候锅里会浮起一层层油花花,轻轻把油花花撇到碗里、碟子里,直到把水熬干,这样就算把油熬出来了。”

  有了油,就有了灯盏。可那时没有火柴,只有火石,很多人忙活半天也打不着火,点灯就成了一件十分不易的事情。没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,特别容易被风吹灭,必须放在避风处。小孩子走路也得轻手轻脚,不能快跑,否则扇灭了灯,再点着就非常麻烦了。

  那些年,作为当时全平凉地区唯一的发电企业,平凉安口电厂不断进行扩建,装机容量也逐步提高,到70年代初期,平凉电网已经初具规模,开始向六县一区城乡进行供电。

  刘桂梅到现在还记得,七十年代末期,她所在的岸门村开始拉电线的情景。当时的政策是,村民每家每户自己栽电线杆,谁家栽好了给谁家先通。“老百姓再没有其他好材料,只能找稍微粗一些的树干,栽到家门口,粗细高低不一样,看起来有些乱。”可这丝毫不影响村民们的喜悦心情,栽上电杆、拉上电线,这对于刘大妈和祖祖辈辈生活在黄土高原上的群众来说,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  自此,山村里的农民群众终于告别了煤油灯,用上了代表着现代化的电灯,一个个心里都美滋滋的。

  八十年代初有了灯泡 电压不稳还经常限电

  安口电厂最初的装机容量只有12000千瓦。这意味着,当时电网的安全性能十分脆弱,虽说已向平凉地区实现了直供,可断电、停电是常有的事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,李福全被调到庄浪县委工作。那时,庄浪城乡用电不再依赖于仪表厂的那台发电机,已经并入平凉电网实行统一发电了。

 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虽说平凉电网在八十年代初期规模初具,可也仅有18座35千伏变电站和58条10(6)千伏线路,电网结构薄弱、供电能力不强。

  “那时遇上严重一些刮风下雨打雷天气就会停电,电路很容易出现故障。为了减少用电负荷,保障工厂生产,供电部门经常限电。各单位号召职工和家属节约用电。除了照明外,不允许用电炉子之类的生活用品,一旦发现会被罚款。”老人说,这种限电现象一直到2000年前后才渐渐消失。

  说起跳闸、限电,80年代以前的平凉人对这两个词都不陌生。

  43岁的丁文亮,初中时在高平中学就读。当时泾川农村已经通上了电,可学校里依然限制用电,学生上晚自习时,还得点煤油灯和蜡烛。“一个学生一个煤油灯,每个人的鼻孔都被熏得黑黑的。我前面一个男生想知道把电池放在煤油灯上加热会产生啥反应,结果电池爆炸,把他和女同桌的脸都染成了黑色。”丁文亮说,这件事到现在同学们说起来还唏嘘不已,幸亏当时威力不大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那时的刘桂梅家,已经用上了25瓦的电灯泡,她再也不用费时费力去熬油了。夜幕降临后,只要轻轻拉一下灯绳,小小的灯泡就会发出昏黄的亮光。可由于电压不足,用电高峰时,灯泡只有中间那么一圈钨丝红着,像个小南瓜。

  1986年秋季,她家买了村里的第一台黑白电视机。在当时,这可是绝对的新鲜玩意,

  村里的大人和小孩十分新奇。晚饭后,大家伙都跑到刘桂梅家里看电视。

  刘桂梅说,炕上坐着老人小孩,房子里站满了年轻人,一些中年人不好意思站在门口或者窗户外面,有些人站得远看不见,得给把窗户打开,非常热闹。

  虽说有了电视,可家里烧火做饭用得还是柴火。“那会电费很贵,老百姓家里不宽裕,很多人家舍不得用电,我们家也是能不看电视、不开灯就尽量不开。”好在农村家庭不缺柴火,刘桂梅直到九十年代初,才买了鼓风机用电烧火做饭。即便如此,节约用电依然是他们一家人的共识。

  供电能力不足、电压不稳致使用电高峰时经常跳闸断电,惹来群众怨声一片。加之改革开放以后,工业用电量逐步增大,对供电能力提出了严峻的考验,也倒逼着平凉电力事业快速发展。

  1988年,是平凉电力发展中一个值得铭记的年份。华亭至平凉110千伏送变电工程建成,结束了平凉电网负荷中心无110千伏供电设施的历史,这意味着平凉电网结构得到了有效改善。

 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,平凉供电公司抢抓城乡电网建设与改造的大好机遇,迎来了电网建设的高峰期,先后完成了投资6.99亿元的一、二期农网建设改造任务,实现了每个县均有110千伏变电站、负荷较大的乡镇均有35千伏变电站、10千伏及以下线路供电半径有效缩短的发展目标。

  新世纪电力发展快速 灯具变化大黑夜如昼

  进入新千年,平凉电力事业发展可谓迈上了快车道。

  2000年,随着电力企业体制改革,甘肃省电力公司平凉供电公司应运而生,同时,平凉第一座大型火电厂平凉电厂建成投运。

  2001年,第一项平凉电厂至嵋岘330千伏送变电工程竣工投运。

  2009年,第一项平凉750千伏送变电工程、750千伏平凉开关站建成投运。

  截至2018年,已建成了以750千伏、330千伏为主网络,110千伏、35千伏、6~10千伏覆盖城乡,具有高电压、多电源、东西联网、南北互供、五级电压齐全的新型供电网络,已成为甘肃东部现代化的枢纽电网,年供电最高负荷达到54.3万千瓦,比1981年2.8万千瓦增长19.4倍,为平凉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电力保障。 

  “在我的印象中,除了小时候有一年在老家过年,三十晚上大家正围在一起准备看春晚时突然断电,还有几次电网改造检修时大范围停电,再很少有停电的记忆。”95后青年王琦出生那年,家里搬到了新买的商品楼,三室一厅的房子,宽敞明亮,客厅安装着一个当时十分流行的吸顶灯,每个卧室里除了有日光灯,还有能发出暖色光的壁灯、台灯。煤油灯他只听家里长辈们讲过,却从来没有见过。

  到2010年,平凉大部分地方都已经通上了电,可崆峒、灵台、华亭、庄浪、静宁5个县区的76个贫困行政村、141个贫困自然村的群众,依然点着煤油灯过日子。乡亲们辛辛苦苦打工买回来的电视、洗衣机几乎形同虚设。

  随后,结合甘肃省精准扶贫贫困村动力电覆盖工程,平凉电力公司投资3178万元,通过新建、改造、增容等多项工作,终于在2016年7月26日实现了平凉市动力电全覆盖。

  平凉电厂工人正在检修发电机。韩力 摄

  改革开放40年,记录了平凉供电事业发展的历程,也见证了平凉城乡老百姓照明工具的变化。

  回顾过去,老百姓经过漫长的等待和摸索,才告别了煤油灯,用上了白炽灯。又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,在短短40年间,就目睹了一场由科技带来的照明变革。

  40年来,床头灯、壁灯、水晶灯、吸顶灯、LED节能灯,老百姓的夜晚越来越亮堂。霓虹灯、追光灯、路灯、无影灯、花灯、红绿灯……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。

  如今,每当暮色四合,平凉城一盏盏华灯犹如夜空中的星辰,把夜晚照得亮如白昼。一桩桩路灯,发出月光般皎洁的光芒,给夜归人带去了一丝丝安宁。时不时闪烁的霓虹灯,也为平凉的夜色增添了一抹迷人的魅力。

  在这一切的背后,有总装机容量高达4276.41兆瓦的11家发电企业做坚强后盾,有一条贯穿平凉电网东西的750千伏兰东乾线不舍昼夜,为61.46万户各类电力用户源源不断地提供电能。

  本报记者 杨昕 摄

  平凉人的夜晚越来越亮,越来越美。

  李建民家至今还保存着一盏煤油灯,这是美国美孚石油公司生产的最早的照明工具,故名美孚灯。它的玻璃灯罩上落满了灰尘,能调节灯芯高低控制亮度的机关灯头已经损坏,可依然被主人珍藏。

  “别看它很土,比不上水晶灯美,也没有LED灯亮,那个时候我们可是家家户户都离不开它。”李建民说,是煤油灯微弱的光,陪伴自己度过了整个学生时代,回想起来那段时光很值得怀念。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

1   降压供水公告
2  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
3   兰州: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
4  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
5   省食药监局: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
6  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
7   【全国网媒看平凉】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